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道好还

和谐社会非凭空 谨呈道义圆好梦

 
 
 

日志

 
 
关于我

和谐的字面意思就是有口饭吃,人人都能说话!俺就是要立足华门,结交真诚的朋友,论说正道,求索和谐社会的出路!敬请高人开化,欢迎光临指导。

网易考拉推荐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2006-07-15 01:20:15|  分类: 无狭非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成立了一个圈子,总想找几篇好文章推送进去,这时无形地加大了阅览量,就在此时进到了冬妮的个人主页,布局简洁,头像清纯,同时伴有婉转的背景音乐,在这里我读了许多的文章。第一次给你留了言,很快接受了你的回访,相互发送纸条,真的感受是那么的亲切。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前几天相互还在留言、发纸条,忽闻噩耗,不能确信。今天大家要和你说送行的话,而我听到你的声音仿佛就在耳畔:

2006-03-21 18:52:54无狭魔@-0vCp (华门论道上帝) 留言:
春分时节找个温馨之所逛逛,时候不早了,该开饭了。

2006-06-23 18:49:32无狭魔@-0vCp (华门论道上帝) 留言:
来一次,感受一次,享受一次...

读到精彩的文章后,我留下了想说的话。

       桃话堤随感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2006-03-23 17:27:30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冬妮@-Afv5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article/-Afv5-qUhiH1.html 复制 评论

文/冬妮

桃花绽开娇羞的面容

没有人来欣赏

这里的桃树你拉着我我拉着你

树上的桃花开成一片红的海洋

春天的运河里

从早到晚都波动着柔和的霞光

 

站在树下凝神

你会听到运河的惊喜

感受到花的芬芳

津京公路疾驶的汽车

和它组成不和谐的音响

 

晶莹剔透的花蕊

享受着蜜蜂的光顾

摇头叹息的桃树

嘲笑着汽车的速度

胭脂色的桃花

更像敞开了肺腑

开啊 开啊

开了 开了

切切私语交杂

佼佼面容展露

 

面对一片殷红

你也会敞开心扉

无须交谈

在她们面前

呼吸是那么舒适

脸上的红晕

被桃花浸染

 

春风摇落花瓣无数

堤上堤下

霞光飞舞

站在桃花堤上

你发现

自己是一棵开花的桃树

泰然自若地花开花落

也是一种幸福

2006-03-24 14:07:18  第28楼无狭魔@-0vCp (华门论道上帝)
我真的看到你了,仿佛就在那耀眼的春光里,那么灿烂又芬芳宜人.

 

当我再次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的音容和笑貌都展现在我的眼前,你就在不远的那里!

       办公室的故事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2006-03-01 13:20:46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冬妮@-Afv5 你走了吗?我听见你的声音 - 无狭魔 - 大道好还/article/-Afv5-ohWz3o.html 复制 评论 
                        文/冬妮

注:本文中的人名均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坐。

那年区里要办一个刊物,把我调到刚成立的编辑部工作。一共五个人。主编是挂名的一把手老毛,副主编是市里小有名气的诗人袁里,穆白是大编,美编叫裘珍,还有我于冬妮。负责内勤外勤工作。
刊物叫《无名文学》,作家的摇篮。于是编辑部总是人满为患。副主编袁里就把编辑部打了隔断,和美编裘珍搬到里间。大编穆白工作量很大,看我忙里忙外的,还把作品登记、分类、作者通讯等活抢了过去。他眼睛不好,有时间就让我念稿给他,由我再把他的编辑意见写上审稿签。那时,他用这种方式,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开见面会时,老毛说:“希望大家努力把刊物办好,不要辜负了财政拨的银子,不要像大家说的那样,让我老毛缘木求鱼。”
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四人的姓正好组成老毛说的成语。大家笑。笑归笑,干起事情还是满认真的。很快就有全国各地大量的来稿。月刊的工作很繁重,为了节省每一个铜板,我们联系了很远的一个印刷厂,在抚宁。于是每个月,我都要去抚宁一趟,送稿、打毛条、一、二、三、校对,再把装订好的刊物打包托运回来。一年下来,竟无一失误。
刚参加工作时,我很瘦,加上频繁出差,体重还不到九十斤,大家“怜香惜玉”吧,年终的先进就给了我。奖金当然是请大家吃一顿。吃饭时,袁里给我夹鱼,开玩笑说,再胖一点就很标准了。我却发现裘珍的脸色不好看。裘珍当时三十多岁,美院毕业的工农兵老大学生,未婚。她放下筷子站起身去了洗手间。我看看老穆,又看看袁里,不敢 支声。老穆用筷子指着袁里:“你要注意了,老袁。不要浪漫出菲闻啦。”
袁里说:“别理她,老姑娘的怪脾气。吃饭吃饭!”
穆白是南方人,近视眼,厚嘴唇,说话总带“啦”,吃饭嘴吧
嗒,除此以外,很近人情味的。
裘珍回来入坐,用餐巾擦着手,我看见她斜了袁里一眼。
饭后回编辑部的路上,穆白对我说,“一个过于专情,一个过于浪漫。我说不会有好结果的啦。”我指指老穆又指指自己说:“一个过于直耿,一个过于木纳的啦。”老穆裂开厚嘴唇笑了。
不久,袁里的爱人找到编辑部大闹起来。原来袁里长期夜不归宿,爱人找来时是晚上十点,他正和裘珍在里间谈心,他告诉爱人,要发展裘珍入党,是组织决定。爱人当然不信,袁里还不是正式党员呢,怎么会有组织决定?
主编找到我了解情况,我以长期在外挡了回去。直耿的穆白却一五一十向组织汇报。结果那年袁里的入党没有转正,后来干脆泡了汤。
为此事,袁里一直耿耿于怀。再后来,会计室一个同事,因孩子早上发烧,跑到裘珍家,请她代请一下事假,开门的竟是袁里。袁里正涂了一脸泡泡刮了半脸的胡子。这在当时单调的生活中无疑是大家茶余饭后的好话题,裘珍很快调离工作岗位。袁里背上一个“非法同居”的非正式罪名。袁里和穆白系了疙瘩,两人一直不说话。非说不可的,我来当传令兵。
办公室的气氛压抑起来。有时竟一天无话。直到有一天,去展览馆看完画展回来,他们两个人一起去冲凉,终于爆发了口角,不一会儿,袁里衣貌不正的跑回来,哆嗦着说:“快,小于,120!老穆不行了。”
等120来时,为时已晚。穆白死于心梗。我大哭,怒斥袁里:“你对老穆做了什么?”
袁里嗫嚅着不敢看我,眼角竟也是潮湿的。
像父亲一样的穆白,就这样走了。袁里从那竟大病一场。一直病到退休。他也再没有写出激情横溢的诗来。
编辑部名存实亡。只剩下老毛和小于,苦苦支撑了两年.后来,市里总工会办一个刊物,我调到市里,经常想起老穆,穆白,要是那事发生在现在,你还会那么直耿吗?

2006-07-05 13:18:18无狭魔@-0vCp (华门论道上帝) 留言:
笑对恩与仇有时别忘了。

亲爱的好姐姐我在想着你,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

你在听我对你的呼唤吗?你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